7万盲人仅10只导盲犬 乘地铁常受阻挠

2017-08-30 17:24

由于导盲犬Lucky在2008年奥运会上带领平亚丽传递火炬,被公众广为所知。

然而,这么一只明星导盲犬,出行也屡屡被拒。现在平亚丽住在石景山区,平时出门经常乘坐地铁1号线,“我带着Lucky进1号线没问题,换乘其他线路如果被工作人员看到就不让坐了,只能中途出站。这样的次数多了,我索性不坐地铁了。这样一来,Lucky就经常在家呆着,去近的地方才带着它,缺乏锻炼它都胖了。”

去年12月中旬,北京晨报记者去采访平亚丽,一同去一家饭店就餐时,店内服务员一看到Lucky就连连摆手:“不能进不能进,之前有狗进来就遭到客人投诉了。”平亚丽几番解释,称Lucky是训练有素的导盲犬,不会给他人惹麻烦。服务员表示需要请示经理,在等待近半个小时之后,服务员终于为平亚丽安排了角落的位置,并再三叮嘱“最好不要被其他客人看到”。平亚丽这才吃上了饭,而整个过程中,Lucky始终躲在桌子下面安静地等待,不动不叫。

导盲犬Lucky是2007年到平亚丽家的,那时才两岁多。现在Lucky已经9岁多,到了即将退役的年龄,但仍兢兢业业为平亚丽指引道路。“我想一直养着它,直到它终老。”平亚丽表示,“至于领养其他导盲犬,暂时没有考虑,等需要的时候再说。”

子龙是一只金黄色的拉布拉多犬,带着它的盲人主人走在马路上,步伐稳健,又灵巧地躲开来来往往的车辆。它是北京第9只导盲犬,主人是26岁的吴文昊,26岁的她和男友在顺义共同开了一家盲人按摩店。2014年12月底,记者前去采访,下车后往按摩店方向走去。吴文昊带着导盲犬子龙去接记者,结果没到车站就遇上了。

吴文昊拉着子龙带记者回按摩店,但是这次子龙却带错了路,多绕了一大圈,并执意要往车站的方向走。“我跟它说去车站,结果没到车站就回来了,它非常执着,如果下了指令一定得完成,不能欺骗它。”吴文昊告诉记者。

无奈之下,吴文昊弯下身子,抚摸着子龙的头,再三认错并重新下达指令,子龙才将我们带到按摩店。不足20分钟的路程,子龙带着吴文昊转了四个弯,过了两次十字路口,上下台阶三次,还过了一个农贸市场,整个过程中都没让吴文昊碰着或者磕到。每次遇到台阶,记者还未提醒,子龙就停下来,提醒吴文昊遇到台阶了,待吴文昊探出脚摸索到台阶之后,子龙才继续前进。“我男朋友也看不见,我出门儿就靠子龙了。”吴文昊说。

见到记者后,子龙急急地挣着绳子要走向路边草坪。“它是着急方便了,今天上午忙,还没来得及遛它,出来之后又直接去车站了,肯定憋坏了。”说着,吴文昊将子龙的导盲鞍解开,子龙这才站在草坪中撒尿,足有三分钟。“它身上戴着导盲鞍就是工作状态,就算想撒尿也会忍着。只有卸了导盲鞍它才会去撒尿,而且一定在草地上,不会随地大小便。”

到了店里,吴文昊的按摩客户来了,看到陌生人进屋,子龙也没有吠叫,而是静静地趴在地板上一声不吭。或许是无聊,子龙趴着趴着慢慢地合上了眼睛。“它并不是睡了,不戴导盲鞍的时候就处于一种等待的状态,我一喊它它会马上起来准备工作。”吴文昊解释道。果然,吴文昊轻轻叫了一声“子龙”之后,它立即摇摇尾巴,“噌”就站了起来。没有听到吴文昊的下一步指令,子龙含了个皮球跑到了吴文昊男友刘学的身边,要玩游戏。“子龙工作的时候很认真,不工作的时候跟孩子一样爱玩。”

“有时别人摸它我们感受不到。”盲人调琴师陈燕告诉记者。2014年12月14日,在天通苑一家商场里,记者看到,虽然陈燕一再告诉周围的人不要去摸珍妮,但是仍有不少人看到就上前抚摸,“原来导盲犬长这样啊,真可爱。”人们称赞道。但是陈燕对此非常无奈。“很多人觉得,摸你家的狗表示喜欢,不让摸是什么意思,都不理解。”

在采访前,陈燕首先问了记者是否要拍珍妮去坐地铁的情况,记者表示只需了解日常生活即可,不需要摆拍,陈燕这才接受了采访。陈燕告诉记者,就在记者向她提出采访的同时,一档电视节目的工作人员也联系上了她,希望就导盲犬出行的话题做一期节目,并要求珍妮再次带着陈燕去坐5号线地铁,陈燕拒绝了。“珍妮不是试金石,它也有喜怒哀乐,不愿意被拒绝。现在不让坐我们就等到5月份允许坐的时候再去。”陈燕说。

此前,导盲犬珍妮在天通苑地铁站被拒12次,引起了很大的争议,不少人声讨地铁站的做法,也有人质疑其主人陈燕是不是作秀,“不让进还要硬闯,换其他交通方式不就行了。”

“其实只有第一次是我真的需要坐地铁,其余11次都是有媒体跟着一起去的,他们要看一看地铁是怎么拒绝珍妮的。”陈燕无奈地说,“我理解媒体报道的需要,也希望能够促进大家对导盲犬的接纳,就一次次地配合,最后一次珍妮都哭了,我就再也不带着它试了。珍妮也是有感情的,它懂得被拒绝会难受。”

导盲犬可以从大连导盲犬训练基地免费申请,但是使用之前需要与导盲犬一同参加训练,考核通过之后才可以领回家。子龙、珍妮、vivian等都是在大连导盲犬训练基地,与主人经过了至少21天培训,才取得“上岗证书”。

目前,大连导盲犬训练基地是我国内地第一家、也是目前唯一一家能够在导盲犬繁殖、培训、应用等方面提供专业指导的非营利性社会公益机构,由动物行为学博士王靖宇创办于2006年。基地工作人员介绍,“王教授的奶奶也是盲人,他在日本留学的时候接触到导盲犬,觉得导盲犬真能帮助到盲人,就萌生了在国内培训导盲犬的想法。”

我是比较怕狗的,导盲犬的体型不小,一开始我都不敢靠近它们。但是当我试探着拿手去触碰它们,没有被伤到,才真正地相信了导盲犬不会伤人。其实我们很多人,并不是排斥它们,而是不了解才产生误解。当我真正去接触、去融入它们的生活,我才感受到,导盲犬是如何训练有素。而它们与主人之间那份相互信任、相互依赖的感情,也让我十分感动。

看着导盲犬子龙带吴文昊过马路、去商店,很多次眼看就要撞上了路边随意停放的车,最终轻巧避开平安无事。而在陈燕的工作室,陈燕不小心踢到了盆子,哐当一声,珍妮连忙跑过来看陈燕有没有受伤,发现没问题之后才退到一边卧下,等待陈燕工作。“我出了车祸后就不敢走了,珍妮带着我我才敢出门。”陈燕说。